专访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:媒体正在失去引

  2015年12月9日下午,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与凤凰卫视集团凤凰研究院合作,共建“传播人才培养基地”。当天在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里,高雁为传播学院的新生面传心授,分享了自己在行业里摸爬滚打近30年积累的从业经验。

  一席恳切的“唠叨”中,高雁建议学子,在校时要有意识地提高自身迅速学习的能力、与人交流和沟通能力、整合资源能力以及环境适应能力。此外,从事传媒行业还要做好生活与工作完全融合的心理准备。“世界这么大,赶紧去看看,利用所有的机会去经历。”

  面对媒体生态的瞬息万变,高雁提出了坚守、挑战、变革、创新,四个关键词。“在潮流中要有坚守和变革的勇气,有挑战自身局限、固有的权威和教条的力量。”

  接受澎湃新闻()的独家专访时,高雁表示,在当下,创新与坚守才是所有的生命之本,“放弃坚守、随波逐流,就失去了生命力”。

  高雁: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。虽然凤凰有传统电视媒体,有凤凰网、新闻客户端、资讯板块、凤凰金融,但到底什么是全媒体,我们都还在摸索探索中。

  按我理解,全媒体是在电视上是电视节目,但这过程中充分利用其他媒体属性,这么多年,我们自己的电视台、网站,在纵向和横向联合上,都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现在电视节目里有利用新媒体的部分,比如买东西的节目利用微信摇一摇,就是利用新媒体手段去丰富电视节目,但它对传播、发散、垂直服务的准确到达率等到底有多大帮助,现在仍然看不清楚。类似的,也有很多节目,比如《女神的新衣》是和电商合作以及做互联网+的,但从我个人来讲,目前还没有看到某一个东西是真正符合全媒体概念的。

  澎湃新闻:在自媒体蓬勃发展的时代,凤凰最大的竞争力是什么?接下来的战略规划中会有什么具体的新举措?

  高雁:有一点是肯定的,要能坚守住最初的理念,坚守住媒体的责任和特质,只有些花哨的手段,就很危险。

  我个人的观点,不分电视和网络,媒体作为内容提供商,做专业的新闻直播和专业观点是未来的核心。第一手的、有专业立场的客观新闻采访,令人信服的专家观点,纪录片中看待历史和现实的角度,这是凤凰核心的品牌价值。

  因此要加强这部分的力量,关注电视本身、内容本身。当然,还有一大部分电视剧和真人秀这些剧情类内容,但这都不是凤凰的市场。

  对公司未来的发展,凤凰也在考虑利用基础媒体资源,包括新闻言论、纪录片等,进行整合,做信息垂直到位的发展和服务,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对做节目一线的人来说,不能因为综艺类节目赚钱就跟风,要看是否能融入自己的特质。全媒体、大数据时代确实给某些行业精准的参考和机遇,但在媒体、文化这些有强烈的个人喜好的行业,要是等研究数据出来再做就晚了,所以我觉得坚守媒体的品质在当下很重要。放弃坚守、随波逐流,就失去了生命力。

  高雁:这个困惑我们经常碰到,打击受得多了。举例来说,我们十几年的中华小姐环球大赛的节目上坚持没有泳装环节。很多人都劝我们说加上泳装一定会更火,但身材有各种展示方式,为什么一定要在灯光下展示,又不是卖泳装的?

  这么多年,我们很清楚什么样的新闻是吸引人的,我们有无数次机会,睁一眼闭一眼可能就形成了某种效应,但我们都没有做。

  令我们很骄傲的是从没有任何自身负面新闻,然而对等要承受的就是节目不会很火,关注度不如别人。到今天,我们生存了下来,而很多当时被炒得很热的东西也都没有坚持下来,所以一定要守住底线。

  看待这个问题有三个层面:个人层面,平台层面,社会层面。每一个媒体人,先守住自己的底线,再寻找与你底线相同的、愿意与你沟通的平台。从社会层面上来说,能坚守的人总有力量。

  虽然现在媒体越来越失去引领的功能,但如果所有人都一股脑地丧失底线,那就什么都没有,只能去迎合大众了。对我们来说是能守一天是一天,先要把自己稳住,幸运的是总有一堆和你底线相同的人,能找到和你底线相同的平台,那这个事还有希望。

  高雁:凤凰的挑战来自内部。当年无论是媒体本身的概念还是节目样态,凤凰都十分锐意创新,经过了头十几年的运作后,渐渐形成了特有的模式,和一般的华文媒体有很大的差异。

  以前在凤凰上看到日剧、韩剧觉得很新鲜,但今天的电视媒体风潮翻转和发展太快,近些年凤凰在与它们对比中产生了差距。凤凰有自己的气质,以及被认同的品牌,在节目设置、经营运作上,如何既不脱胎换骨又能找到新的突破口,这是对凤凰最大的挑战。

  高雁:对,凤凰重视提供有深度有格调的内容,过去这些精英对凤凰的粘性很强,随着获得信息和观点渠道的多样化和年纪的改变,他们的选择也在变化。如何重新吸引这些精英,如何吸引新的年轻人,这很关键。

  我们现在还是在谨慎探索,既不能把内容做得太老年化,也不能一味迎合年轻观众口味,应该用其他媒体的方式去培养、引导年轻人认知凤凰价值观和品牌,不一定要让他们坐在电视机前,而是要将优质内容用他们熟悉的平台和传播方式慢慢渗透,未来公司也会考虑更年轻化平台的投入和发展。

  高雁:我也接触过国外、香港的媒体从业人员,我觉得内地年轻媒体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职业化,普遍和世界太不接轨。

  经常有记者,甚至包括凤凰自己的记者,不了解自己要去采访的事,还会问被采访者今天是什么活动。这种不专业和媒体从业基础知识缺失现象比比皆是,很多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。从业人员自身素质不高,怎么还能要求平台给你机会?舆论环境、媒体氛围如何,现在很多人都没有这个资格去要求,要先把自己的基础做好。现在有太多学这个专业的学生,他们对媒体工作性质不了解,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和投入。媒体的作品是要对大众有引领教育作用的,一旦出错,结果是不可挽回的,这个道理甚至有些从业很久的人都不明白。(来源:澎湃新闻记者)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